湖南臨武舜華鴨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舜華鴨業

中國大型麻鴨養殖加工全產業鏈一體化經營企業

網上商城

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

Media focus

媒體聚焦

小鴨子成就大產業 ——臨武鴨產業騰飛之路探析之一

類別:媒體聚焦 發布時間:2016-11-14 瀏覽人次:

本報記者 劉文韜 通訊員 李偉霞

       

8月下旬,郴州臨武。

伴著秋日夕陽的余暉,一群群鴨子“嘎嘎嘎”的在山塘、水庫中歡快嬉戲。在山巒疊翠、水碧林郁的自然環境下,如此群鴨起舞、萬鴨齊鳴的壯觀場面,著實令人心曠神怡。

臨武山水鴨天下。作為一個偏居湘南、南嶺北邊的山區小縣,臨武卻是我國最大的麻鴨養殖加工基地。以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湖南臨武舜華鴨業公司為依托,目前全縣臨武鴨養殖加工規模上千萬只,實現產業化產值8億元,每年上繳稅收2000萬元,并帶動養殖農戶及辣椒、油茶種植農戶2萬多戶。臨武鴨養殖加工業,已成為當地農業產業化中發展最快、效益最優、也是最具有特色的農業重點支柱產業。

是什么力量讓山窩窩里飛出“金鳳凰”?全國人大代表、湖南臨武舜華鴨業公司董事長胡建文解答:“轉方式、挖潛力,探索出一條切合農村實際的產業化經營模式,是臨武鴨騰飛的重要原因。” 

    

實行“公司+協會+農場”模式,臨武鴨產業大步走上良性發展的快車道(小標題)

    

天生戴著白項圈的臨武鴨歷史上曾列為貢品,是中國八大名鴨之一。但由于它喂養周期長、成本大,收益難保障,以致逐漸被好養的肥鴨、灰鴨所代替。特別是到了上世紀90年代,全縣總共不足百只,淪入瀕臨滅絕的境地。

1996年,縣委、縣政府思謀農業產業化課題,決定將臨武鴨作為一項產業來抓,重振臨武鴨品牌,促進農民增收。

該縣以龍頭企業為引領,創辦了鴨業加工廠,由公司與養殖戶簽訂購銷合同,解決鴨農最關心的市場銷路問題。但不久,這種“公司+農戶”松散的經營模式弊端很快顯現:公司無法完全監控那么多養殖戶,在飼料、防疫、收購等環節上很容易出現質量問題,導致加工成品質量不過關。經營不到1年時間,公司停產,養殖戶喂養的鴨子無人收購,臨武鴨養殖業遭受了沉重打擊。

1999年10月,縣委、縣政府將鴨業加工廠改組重建為湖南臨武舜華鴨業發展有限公司,原為鄉長的胡建文臨危受命出任公司負責人。吸取之前教訓,公司先是采取“公司+基地+農戶”的產業模式,由公司開發基地,統一提供鴨苗、防疫,鴨農參與到基地生產中去,并以基地為“軸心”,再連接眾多農戶的松散組織,進而形成公司連基地、基地連農戶的產業化組織,有利于形成規模經營。

實施了近兩年時間,農民養殖的積極性大大增強,企業效益有了明顯提高,不過新的問題又出現了。公司與基地、農戶三者在理論上是嚴密的,但在實踐中還是較松散的組織,并未真正形成“風險共擔、利益均沾”的利益共同體。

經過兩次挫折,胡建文反復思索,找到了癥結所在:兩大模式,雖然穿著產業化的“鞋子”,卻邁著小農經濟的步子,家庭式生產與市場脫節的實質并未改變。

在縣委、縣政府的支持鼓勵下,2003年,胡建文決定實行“公司+協會+農場”的新模式:由公司根據市場需求預測,通過合同與協會或農場約定本年度生產的數量、產品品質和技術指標,協會會同公司再把生產任務分解到各個農場。

胡建文告訴記者,這種模式引入協會和農場,可以使大家各司其職。公司全心全意生產經營;協會負責提供信息、調劑資金、協調生產、幫助交易談判等;而農場則由農戶自愿組成,并利用當地大量閑置的山塘水庫辦農場。

通過產業化模式的重新構建,將加工龍頭企業、臨武鴨養殖合作社、農場三者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結為風險共擔、利益同享、互惠互利的經濟共同體,大大提高養殖效率,使質量標準難統—、技術措施難配套、標準化管理難到位等問題得到解決。

如今,臨武鴨產業已大步走上良性發展的快車道。公司已建成現代化加工廠4座、種鴨場4個、養殖農場228個,臨武鴨數量也由當初不足100只發展到今天上千萬只。

    

構建全方位服務體系,激發臨武鴨產業化內在動力(小標題)

    

農戶利益是否得到保障,是推進農業產業化的內在動力和最終目的。

為全面促進了臨武鴨規模化養殖,臨武縣委、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產業扶持政策,在資金、技術、人才等方面傾斜投入。同時,專門成立了臨武鴨養殖協會,與舜華鴨業公司一道,共同構建全方位的服務體系。

臨武鴨品質好,對養殖的要求也刁,以往成活率在75%左右。養殖協會聘請90余名技術人員上門開展技術服務,并聘請廣東仲愷農業工程學院一名副教授,定期到臨武培訓講學。養殖公司對養殖戶實行“統一供苗、統一防疫、統一飼料”的“三統一”標準化管理,提供全程跟蹤技術服務。

“如果不是公司提供技術指導,我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收益。”武源鄉龍家村養鴨大戶龍明陽剛喂養臨武鴨時,鴨子的孵化率僅60%,公司及時組織他和其他一些沒有掌握養殖技術的養殖戶進行培訓。如今,他們所喂養鴨子的孵化率已達到96%,養殖成活率也上升到92%以上。而養殖戶亂用藥,亂喂飼料的現象也沒有了,臨武鴨的產品質量在源頭上得了保證。

農產品種養既可能遇到“賣難”的市場風險,又可能免不了洪災等自然風險,國內各商業保險公司多把農業保險視為雷區不敢邁進。正是在這個背景下,臨武縣開創性地建立了“臨武鴨養殖保險基金”,由縣財政出資20萬元、舜華鴨業公司出資80萬元、養殖戶按實際交鴨數量每只上交0.05元共同籌措。這筆基金由臨武鴨養殖協會按照“專款專用、遇缺即補”的原則掌握使用,對損失1萬元以上的農戶,由協會核定后按50%的比例賠付。

2008年年初的冰雪災害中,臨武3個種鴨場、169個養殖場受災慘重。關鍵時刻,臨武鴨養殖保險基金發揮了積極作用,對所有受災農戶均進行了賠付,最大程度減少了農戶損失。據統計,臨武鴨養殖保險基金建立以來,至今已累計賠付300多萬元給農戶。

農民戶,產業興。公司還致力于與養殖戶建立一種戰略型長期合作關系,多途徑讓利養殖戶。2013年,公司將獲得的180萬元國家支持農業開發專項資金,扶持當地一家養鴨合作社的發展,并讓合作社入股企業。在國家和企業的資金和技術扶持下,合作社先后吸納了200多個家庭養殖農場,養鴨1236萬只,實現產值2.5億元。不僅如此,合作社每年還能享受32萬元的固定分紅。農民不用外出打工,在家門口也能賺到錢。

如今,全縣5000多戶臨武鴨養殖戶,戶均年收入5萬元,是臨武縣不養鴨農戶的3倍多。

    

形成以商哺工、以工哺農的良好產業生態系統,實現產業效益最大化(小標題)

    

在舜華鴨業公司的采訪時,記者在屠宰車間看到,員工將鴨子處理后剩下的鴨毛并沒有簡單丟棄,而是收集后送往專門的鴨毛加工車間,進行水洗加工。公司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這些加工后的鴨毛將會賣給羽絨衣制造廠家,而僅此一項公司每年可創收上千萬元。

在臨武鴨產業化進程中,臨武縣注重扶持、引導舜華鴨業公司建立循環經濟發展共生體系,拉長臨武鴨產業鏈,建立了臨武鴨養殖、加工、綜合利用的全新經濟模式,形成了以商哺工、以工哺農的良好產業生態系統,實現了產業效益最大化。

公司充分挖掘潛力,變鴨子全身為寶。除了將鴨毛加工處理賣給制衣廠外,公司還將鴨子屠宰過程中的鴨腸等下水賣給農戶養魚,年創收10多萬元。對于生產中修剪出來的鴨碎骨,公司與廣西一家飼料廠聯營,將其作為飼料的鈣類添加劑,每年創收50萬元。

作為農產品養殖加工企業,舜華公司在臨武鴨的加工過程中,需要大量的辣椒、茶油等作為加工輔料,由此也催生了相關種植業的發展。臨武鴨所需的辣椒、油茶原料的種植,帶動了2.3萬戶的辣椒和油茶種植農戶,年戶均增收1500元。如公司用的臨武特產辣椒,2000年每斤僅0.8元。為確保辣椒品質,走精品路線,辣椒價格逐年提高,到2013,臨武特產辣椒的價格已達到了5元1斤。目前,在臨武有大沖、三合、鎮南3個山區鄉20多個村1萬多戶農民種植臨武特產辣椒,農民收入大幅提升。

此外,臨武鴨產業的發展,還帶動了配套企業以及飼料加工、融資、設備、物流、倉儲、水電供應、附產品加工等行業的發展,這些行業每年通過舜華公司可實現上億元的產值。

所有這些,構成了一個利益均沾、各得其所、共生共榮、缺一不可的臨武鴨產業鏈,實現了企業增效、農民增收、國家增稅,有力促進了區域經濟發展。


推薦閱讀

全國人大代表胡建文:我們的民主是這樣實現的

在今年全國人代會上,我聆聽栗戰書委員長所作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工...

2019-04-17
全國人大代表胡建文在郴州日報宣講全國兩會精神

  4月12日,全國人大代表、臨武舜華鴨...

2019-04-12
直通“兩會” 全國人大代表胡建文:在鄉村地區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湖南臨武舜華鴨業...

2019-03-13
直通“兩會” 胡建文:建議政府聯合互聯網企業建立打假平臺

   湖南郴州有句俗語:臨武山水鴨天下。...

2019-03-13
新聞右下角圖片新聞右下角圖片
X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