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臨武舜華鴨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舜華鴨業

中國大型麻鴨養殖加工全產業鏈一體化經營企業

網上商城

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

Love

情系舜華

那些趕鴨子的歲月

類別:情系舜華 發布時間:2016-11-14 瀏覽人次:

  ■李偉霞  辛鈞煌


初夏的傍晚,夜色漸漸從遠方彌漫過來,層嵐從青翠化為墨綠,最后化為黑的屏障。晚風吹過河谷,帶著野花和草的味道,在村莊稍作停留,又消失在遠方。荷鋤而歸的農民,歸來返去的行人,奔走于途,匆匆趕路。村中炊煙裊裊,河上飄蕩著薄霧似的水氣。鳥入林,牛羊進圈,蟈蟈在豆蟲下和南瓜花上叫起來,田埂上的鴨子“嘎嘎嘎”的被牧童拿著竹篙趕著回棚。

“再跑,再跑看我不打斷你的腿!”小男孩光著腳丫子,一邊追趕著鴨子,一邊罵道。鴨子撅著屁股,一顛一顛的,跑得飛快,時不時還得意的叫喚幾聲。男孩小孩拼命的追趕著,小臉憋得通紅。

“咯咯咯,一只鴨子都抓不到,羞不羞”,路邊的一個女孩邊說邊做著鬼臉。

“哼!有本事你來抓”男孩一臉的不服氣。

“抓就抓,哼!”女孩也不示弱。


女孩幾步跳了過去,撲著身子就要去抓鴨子,哪知鴨子靈活的很,鴨子沒抓到反而碰了一身灰,氣得直跺腳,男孩站在一旁邊偷笑著。

男孩名叫水生,是村里鴨老倌的兒子,打小就在村里趕鴨子,而女孩蘇妍在城市長大,第一次來到小山村的外婆家過暑假。因為偶然追一只鴨子,他們相識并約好明天繼續到河邊趕鴨子。

次日的清晨,濃濃的霧籠罩著整個山村,給美麗的村莊披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微風徐來,濃霧漸漸散去,河里還隱約有幾十只鴨子在鳧水,不時傳來嘎嘎嘎的叫聲。水生一大早就來到武水河邊,坐在草地上,愣愣地瞅著河對岸,眼神中充滿了期盼。

“水生哥,你在看什么啊?”蘇妍從后面突然跳出來。

“我我我……看鴨子嘞”水生支支吾吾的說。

“你養的是什么鴨子啊!我以前怎么沒見過”女孩問道。

“嘻嘻,這是我們本地的鴨子,別的地方沒有!”說起鴨子,男孩無不自豪。

“那鴨子脖子上都有白圈,好可愛呀!。”

“那當然,聽村里人說,那是舜帝賜的”

“水生哥,舜帝是誰啊!”

“我也不知道”

 ……

兩個小孩在河邊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個沒完。在蘇妍眼里,山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鮮活,古橋下潺潺流動的河水、河邊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河里“打水戰”的鴨子們……整個夏天里,水生要么帶著蘇妍到河邊揀色彩斑斕的鵝卵石,要么爬到樹梢上找知了蛻下的殼,實在玩累了索性坐在石頭上看鴨子鳧水。后來的每一年,在河水初潮、花開荼蘼的時候,蘇妍和水生都會如約地在河畔放鴨子。

時光荏苒,幾年的時間,蘇妍已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而水生也長成健壯的小伙子。每當夏天放鴨子的時候,蘇妍就開始黏著水生,似乎有說不完的話;而有了蘇妍的陪伴,水生也覺得日子別具一番滋味。村里人瞅著他倆一起放鴨子,愛開玩笑說蘇妍是“鴨婆”。每每聽到村民這樣的說笑,蘇妍都羞紅著臉,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有一天,水生把鴨子趕到水中之后,帶著蘇妍去附近的山里找野果子吃。兩人走到半山腰時,大山里幾聲悶雷過后,竟下起豆粒大的雨來。兩人剛摘了些果子,就被這突如其來的大雨淋透了身子,沒有辦法只能躲在梧桐樹下。 

“山里的天氣真冷”,蘇妍聲音有些顫抖,身子不住地往水生身邊靠了靠。

“水生哥,過完這個暑假,我就要讀大學了,要好幾年才能回來。你能等我回來么?”蘇妍依舊兀自說著,臉頰燙燙的。

“嗯,我等你!”看著蘇妍眼神中那份渴望與期盼,水生伸過手,緊緊地把女孩摟在懷里,許下了這一生的承諾。陣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天色放晴,陽光穿過梧桐樹葉,照在地上斑斑點點,幾聲清脆的鳥鳴在山谷里回蕩。

時間過得飛快,悄然到了九月,秋蟬在樹上偶爾鳴著殘聲,田野里一片金黃,如海似的遮蓋了半個天際,和霞光連在一起,黃的像火焰似的燃燒。就在稻谷如醉的那年夏天,蘇妍進了省城的大學,并報了獸醫專業,想著等畢業出來,就可以幫水生養鴨子。每當走在校園里的小路上,看著路旁的鳶尾花在春風中搖曳著曼妙的身姿,蘇妍都會忍不住想起大山里那群臨武鴨和憨憨的水生。“山里的鳶尾應該也開了,水生此刻在放鴨子吧,他還在等我么?”蘇妍不住的問自己。而此時,在另一頭的小山村里,水生正忙著鴨子的事情。縣里辦起了臨武鴨產業,村里人養鴨的積極性高漲,養的鴨子也越來越多,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水生家也不例外。生活富裕了,家里也開始忙著給水生介紹媳婦。 

“今天在村口碰到老李家的大女兒翠翠了,幾年沒見,那閨女長得水靈水靈的,嘴巴也甜,我瞅著她那屁股又大又圓,好生娃!”晚上吃飯的時候,水生的媽一邊給鴨老倌倒著酒,一邊漫天的說起來。

“說起來,那閨女跟咱家水生差不多大吧?”抿了一口酒,鴨老倌開口問道。

“比水生小一歲,九月生的,我都問過了”水生媽應道,她似乎還想說些什么,望了一眼兒子悶頭吃飯,似乎沒這份心思,話到嘴邊,還是咽了下去。晚飯過后,爺倆坐在院子里納涼。見父親抽著煙,水生奪過煙斗,學著抽了兩口,嗆得不停的咳嗽起來。

“山里的土煙勁大,不會抽就別抽。咱山里人求的是個本分,有多大能耐干多大事,你幾時見過鴨子下金蛋蛋的?”鴨老倌數落了幾句。

“我曉得”水生又猛抽了幾口。

“你曉得什么?成天想著些沒邊的事,翠翠是個好閨女,我看就挺合適!”

“過幾年再說”水生說著,又把煙斗遞給鴨老倌,徑自回屋去了。鴨老倌嘆了一聲,卻又無可奈何。

第二天,把鴨子趕到一片空地上,水生急匆匆來到蘇妍外婆家。

“阿婆!”在門口站了許久,水生朝里大聲喊了句。

老人從里屋出來,瞇著眼看了好一會。“我說是誰?水生子啊!你可有些日子沒來阿婆這玩了。來,進來坐!”老人親切的招呼讓水生緊張的心情放松了下來。

“來,嘗嘗阿婆種的黃瓜好吃不?”老人揀了幾根大的黃瓜,塞到水生手里。

“嗯,好吃,阿婆種的黃瓜真香。”

“哈哈,蘇妍也喜歡。昨天打電話還念著要回來吃,哦,對了,她還到城里買了一盞油燈,托我給你,說是以后夜里趕鴨子用得著!”

“哦!那她什么時候回來?”片刻之后,水生接過油燈,急切的問道。

“快了,明年吧!”

逐水而居,隨遇而安。草長鶯飛,春華秋實。自然不管人世間的喜怒哀樂,總是按它自己的規律循序漸進地變換著一年四季。當蒼茫的夜色漸漸籠罩著靜謐的鄉村四野,晶瑩的露珠在淡淡的月色中漸漸爬上草葉尖又滴答滴答往下掉落;當鴨群在嘎嘎嘎的歌謠聲中漸漸安靜,水生都會拖著疲憊的身子,蜷縮著,和衣而歇。但蒼茫夜色中,水生都會點亮那一盞油燈。那星星點點的燈光,盡管氣若游絲一般,在荒蕪的山野之中,仿佛任何一陣風過,便會將其吹滅,但那燈火卻總是那么耀眼和醒目,在水生的心目中,那是孤獨行旅中親密的情人,打發走每一個思念的孤獨之夜,迎來每一個曙光初露的黎明。那燈光雖然微弱,但卻鎮定,頑強,樂觀,開朗,無畏,給他生存的信心、勇氣,生活的希望,以及力量。

畢業后,蘇妍匆匆回到了闊別許久的小山村,鄉間的小路上,花開遍野,水草豐美,十幾只鴨子儼然浩浩蕩蕩的軍隊,邁動著搖搖擺擺的步伐,晃動著毛乎乎的身體,唱著嘎嘎嘎的歌謠,從田埂上走著。目睹這一幕,蘇妍心里尋思著:三年了,他還記得放鴨子的“小跟班”嗎?還記得那梧桐樹下的約定嗎?

“咧咯咧咯”,幾聲悠長的喚鴨聲擾亂了思緒,蘇妍循聲望去,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鴨群在趕鴨人長長鴨竿的揮舞下,蹣跚地行進在河邊。那竹竿仿佛具有神奇的魔力,在趕鴨人的手中,竹竿往后一揮,那走在隊伍后面因貪食而落伍的鴨子,便會迅速地搖擺著身子趕上隊伍;竹竿往旁邊一搖,那走出隊伍外的調皮鴨子又會聽話地擠入行進中的鴨群;那竹竿橫著一攔,整個鴨群便會立即停下前行的步伐,迅速收縮隊形。當竹竿在趕鴨人手中倚天而立的時候,覓完食物吃飽了肚皮的鴨群仿佛接到了鳴金收兵的命令一般,排成一溜長隊規規矩矩秩序井然地走進。

“咧咯”看的起勁,蘇妍走到近處也喊了聲。

趕鴨人聽著一愣,悠悠回過頭來,臉上掠過一絲驚異的神色。

“哦!妍妍吶!幾年沒見,老漢我都快認不出你了!”老人應道。

蘇妍這才看清楚,這趕鴨人竟是鴨老倌。“大伯,放鴨子吶!”蘇妍看到鴨老倌,不覺親切了幾分。

“哎!鴨子養了幾十年,有感情嘍!”鴨老倌說著,眼神中閃過一絲落寞。

“大伯,現在這臨武鴨有名啦!在省城都有得產品賣了”

“是嘞!外面賣的好,養鴨子這才有盼頭。早幾年,水生養鴨子,那比城里干啥營生都好,可是……”說著說著,鴨老倌臉色漸漸黯淡下來。

“您也這么大年紀了,該享清福嘍!鴨子讓水生養嘛!水生哥他人呢”蘇妍沒見著水生人影,邊說邊四處望著,心中一絲不安。

鴨老倌也沒有搭話,又捻了幾把煙絲塞在煙斗里,大口大口的抽起來。許久,鴨老倌提起煙斗指了指。蘇妍順著方向望去……在那不遠處的河岸邊,幾縷陽光透過繁密的樹葉,輕柔地灑在一個橢圓形的土包上。

“不可能,不會的……”蘇妍安慰著自己,木木的走了過去。待走到近處,土包前的石碑上那幾個熟悉的字映入眼簾時,蘇妍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頃刻間涌上心頭的思念與悲傷使她忍不住淚水盈眶。她癱在地上,把燙熱的臉頰貼在冰涼的墓碑上,兩只細嫩的手撫摸著粗糙的石碑面,透過朦朧的淚眼惆悵地望著躺在土包里面那個曾經愛過的人。“如果我們還是孩子,就可以留在時光的原地,坐在一起一邊放鴨子一邊慢慢皓首。水生,我來晚了!”蘇妍含著淚輕吻了水生的墓碑,說道。

武水河邊,河水的細流發出耳語似的聲響。夏夜涼爽的風從山谷里吹過來,搖曳著樹梢和莊稼。月亮漸漸升高了,在清朗的夜空冷淡地微笑著。星星越來越繁密,象在一塊巨大的青石板上綴滿了銀釘……蘇妍在墓碑前跪了許久,又勉強著站起身子,攙扶著鴨老倌往回走。走不多遠,她就看見了河岸邊的匍在石頭上的鴨子,思緒慢慢回到了他們那年夏天初次相逢打鬧的情景以及那些年放鴨子的青蔥歲月……

   

后言:有些愛錯過了就是一輩子。就在蘇妍回來的前一年,小山村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冰災,水生在搭修鴨棚時,大雪壓垮了鴨棚。他不幸被壓在鴨棚的土墻下面,沒能等到蘇妍的到來!

推薦閱讀

“我與臨武鴨的故事征文”—一股記憶上心頭

“臨武山水鴨天下”。每每聽到這句響徹全國的廣告語,作為臨武人...

2016-11-14
“我與臨武鴨的故事征文”—回到夢開始的地方

說到臨武鴨,自然而然就想起在外求學六年間,每年春節返校的“囊...

2016-11-14
“我與臨武鴨的故事征文”—命中注定 千里尋“鴨”

有幸結識臨武鴨,緣于我的大學戀愛。他,是臨武人,地道的“臨武...

2016-11-14
“我與臨武鴨的故事征文”—愛,與臨武鴨有關

怎么能不愛,若不愛,怎會有如此的歡喜和企盼。 怎么能不想...

2016-11-14
新聞右下角圖片新聞右下角圖片
X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号码